如其所是

70后,福州
依旧 相信

我们都在找另一个自己

阅读文字:

原创文/梦中人 


       


       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跟文诗意成了好基友。明明是性格迥异的两个人,只是恰好成了同桌。


       甚至我觉得,跟我做同桌其实是蛮委屈他的。比如说,每次周末返校他必须早早地到教室,方便我有足够的时间抄作业;上课老师点我名的时候他要闷头小声地提示我答案或者叫醒和周公约会的我;我写完情书,由他负责帮我润色,或者干脆让他忙里得闲帮我写,一份流氓版一份书生版。


       但是很意外的是,当班主任终于有一天觉悟到我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之后,欲图给文诗意换同桌,以免我影响他的大好前程。我倒是无所谓,但是出乎我意料的是,文诗意拒绝了。


       文诗意低眉顺眼地从办公室走回来,一声不吭地回到座位上做地理。


    “霸王花要把你调到哪里去?”我问。“霸王花”这个外号还是我的杰作,因为班主任产后实在是体型发福,还尤其喜欢大红大紫的碎花连衣裙。大概一朵鲜花向反方向发展了就成了霸王花了吧,就像班主任的身材以及一年不如一年的穿衣风格。同学们都觉得这个绰号很合适,形似更神似,听到这三个字都可以直接脑补霸王花的形象。


    “她说以后你要乖乖听我话,让我在学习和生活上双管齐下,做你稀巴烂的人生里的指路明灯。”文诗意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皮都不抬一下。


    “矮油,莫非你……”我一脸坏笑勾过文诗意的脖子,迎着他杀过来的眼神,乖乖地闭了嘴。


       乐意和一个人长时间地相处,在不动声色中享受彼此的友谊,一定是有原因的。我想来想去,我愿意和文诗意这个呆瓜称兄道弟的原因,大概是可以把这个好学生当成挡箭牌,作为我出去玩的借口。我不知道他愿意跟我混在一起的原因是什么。


       事实证明,跟文诗意呆在一起也许是个错误的决定。这家伙还是搁古代那会肯定是个酸腐的文弱书生,书生虽然呆头呆脑不食人间烟火,才气倒是能迷倒万千妙龄女子。但是有些融化在骨髓里的东西是不会变的。不是只有男生会喜欢沈佳宜,女生也会喜欢文诗意这一款成绩好品学佳的愣头青。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一条在文诗意这里不成立。


        我在名字上就输给了文诗意。我叫石磊,四个石头。如此简单直白直逼眼球,我真的怀疑我爸妈在给我取名字的时候是不是睡着了,如此敷衍。哎,一声叹息。


       高中的时候,为了不吸引老师的注意力,男女之间的交往一直是地下活动。对于女生来说,最浪漫的表白无疑是一封情感饱满、用语青涩、字迹秀气、纸页洁白的情书。它可以出现在抽屉里、课本里或者寝室的储物柜里,如同一杯午后的红茶,静静地躺着。


       当我确定要追隔壁班的徐晓娜之后,那天晚自修结束,同学们已经陆续回寝室,我把文诗意堵在教室里逼他替我写情书,要求突出我风流倜傥中带着的忧郁、放荡不羁中透露的无奈、玩世不恭中隐藏的真诚。他说,你说的每一点我都没有看出来。


    “那你看出了什么?”我问。


    “情书明天帮你写。”文诗意只撂下这一句话就走了。


       切,这么酷。


       第二天,文诗意问了我徐晓娜的优点。我说,漂亮、单纯、成绩好、洁身自好,最重要的是喜欢看到她对我笑。他冷冷地说,你确定她是对你笑么。好吧,她不认识我,只是她的视线曾经越过我的肩膀对我后面的人笑了而已。但是这样的笑容感染了我,像是一朵山谷里静静绽放的野百合。


       结果文诗意花了吃完午饭,花了一个午休的时间,写了一首小诗:


 


想念一个人 心情是轻的


低下头 影子就重了


岸上的沙砾 风一吹就散了


林中的雾 浸透了阳光 就淡了


 


你又朝我走来


带着山间的明月 带着夜里的蔷薇


泅于水底最寂寞的夜


我在寻找一艘船


 


生活不是汗水 就是泪水


回忆不是深藏 就是遗忘


 


伤人的话 一句就够了


爱情 一次就够了


和一个人在一起的时间


该怎样去计算


 


你的颜中 有怎样的梦


梦里 有怎样的诗


如果我在披荆斩棘


后面 会不会有你


 


       我看了一遍诗歌,确定文诗意是个骚货。一般,内心情感不丰富不细腻的人不会选择写诗。尤其还是一个男生。


    “要怎么拿给她呢?骚货,你觉得怎么样给她比较浪漫啊?”我问文诗意。这家伙又开始翻开书写作业,面部肌肉僵硬。


    “随便你,不要叫我拿给她就行。”


       事实证明,我是一个披着狼皮的怂包。我既想着要像个男人一样在心爱的女人面前大大方方地表白,又怕面对面的尴尬害羞。我打了一天的小算盘,事情的发展是,晚自修结束后,趁着月黑风高,我悄悄地尾随她回寝室,趁她不注意的时候冲了上去一把把情书塞进了她的口袋里溜之大吉。


       回到寝室,我做着深呼吸。室友一问怎么回事,听了我的回答,他们说,你这个傻逼。


       我跑去文诗意的寝室,他穿着大裤衩刚洗漱完。我告诉了他事情的经过后问,“你觉得我是个傻逼吗?”


   “不是,你很勇敢。”他反应还是淡淡的,一瞬间让我感到有一些疏离。但是收到了鼓励,我还是很开心。


       事情转变的很快,让我有意想不到的惊喜。我明显地感受到来自徐晓娜的关注。每次经过我的教室,我甚至可以感受到她飘过来的眼神,虽然更多的是好奇,也带着些许害羞,和我视线交汇后有些闪躲。我看到那朵野百合在晨风中沐浴着阳光微微地摇曳。


       胆子养肥了以后,偶尔下课了,我就去徐晓娜教室门口,支使陌生的同学帮我叫一下徐晓娜。徐晓娜已经知道我就是石磊。幸福来得太突然,不知道是不是黄昏的夕阳太美,有一天她答应我一起去市区的图书馆写作业、看书。


       基于我从小到大没有好的记录,老妈对我管束很严。每次出门都必须经过她的批准。上高中以来文诗意一直是我的挡箭牌,老妈还邀请他来我家吃过饭,笑得跟花儿一样让他多多督促我学习。但是文诗意是我的人。每次一出门就叫上文诗意一起出来,然后拍一张合照作为证据。这次也没有例外。


       那天,脱掉了肥大单调的校服换上了衬衫牛仔裤的徐晓娜清新迷人,像一头欢乐地奔跑在森林里的小鹿。她坐在座位上,从书堆里抬起头在朝我微微一笑,妈呀,我手里捧着三杯咖啡都要站不稳了。我一定笑得像个傻逼。


       我放下咖啡喝书包,在徐晓娜旁边轻轻地坐了下来。片刻功夫,文诗意也来了。徐晓娜很随意地叫了一声:“文诗意,你来了。”我纳闷着她怎么认出来的,想了想,我在她面前提过很多次我的宝贝同桌,估计是她记住了。要知道,有时候面对女孩子不知道讲什么的时候,就是会讲身边的事。好在我觉得徐晓娜听得津津有味,并不反感。


       我又失算的一件事是,徐晓娜和文诗意是两个学霸,而我是个学渣。一个小时过后,我就被排除在外,他们两个开始拿着作业本拿着试卷交流起来,相互交换复习资料。


       我咬牙切齿地跟文诗意使眼色,这家伙对我视而不见,埋头看书。我在桌子底下使小动作,伸出脚踩文诗意,结果不小心踩到了徐晓娜。她一脸疑惑地看着我,我能说什么呢。这样过了一个下午,我拍完照片,争取到了送徐晓娜回家的机会。


       傍晚车上人挤人,我像是偶像剧里的男主,撑开手臂挡住背后拥挤的人群,给徐晓娜圈出一小块空间来。徐晓娜的头顶就在我鼻尖下面,我们的身高差多么合适,甚至我可以闻到她的发香。


       我跟徐晓娜说,下次出来能不看书吗?她说,不能。好吧,一切听从安排。


       在学校,下课了我还是常常去找徐晓娜,但是也只限于趴在走廊上聊聊天而已。班级里的同学看到我俩就发出音调九曲十八弯的“哦——”,坏笑着走开。我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只是,一到周末,在图书馆,我就觉得自己像是个电灯泡,可是文诗意才是电灯泡啊。直到有一天,我忍不住向文诗意像个扭扭捏捏的大姑娘委婉地像文诗意表达了我的想法,文诗意那个周末没有来。徐晓娜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意外,安静地开始写作业,温书。


       剧情开始急转直下。有一天,晚自修结束后,徐晓娜主动来找我,说要跟我一起去操场上走走。我大喜过望,以为要收获爱情,内心心潮澎湃得简直要磨刀霍霍向猪羊。在浓重的夜幕下,在清新的青草味中,徐晓娜跟我说,她知道我的心意,但是她发现她喜欢上了文诗意。


       我感受不到温柔的晚风,也听不到断断续续的虫鸣,我想着还好夜色深重不至于让我显得如此窘迫与愤怒。我插着裤口袋双唇紧闭继续地往前走着。徐晓娜略作停顿继续说了下去,她和文诗意初中就认识,而并不是通过我。她们初中一个班,甚至还做过同桌,就像我和文诗意。那个时候文诗意还很内向,跟她讲话的时候还会脸红。学习认真,不打架不说脏话,也不像其他青春期的男孩子一样欺负女孩子。他的存在就像生活中的一块白色的背景布,容易让人忽视,却也是舒服的存在。没想到,高中再跟他接触是发现他跟以前不一样了,也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性格开始慢慢地长开。他虽然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苟言笑,像座冰山,但是她可以明显地感受到他的幽默、睿智、细腻,以及嘴角微微上扬的一缕阳光。


       后来,我回到寝室已经熄灯了,我气势汹汹地敲开文诗意寝室的门,在黑暗中掀开文诗意的被子,胡乱给了他一拳,骂了一句“你们这对狗男女”,摔门而去。


       我主动要求跟文诗意调开了位置,把课桌搬到讲台旁边,从此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也包括视文诗意为空气,但他好像也没什么不适应。后来我想想,其实这件事也并不都是他的错,但是我对于他的隐瞒无法原谅,或者说,我也不甘心。


       文诗意没有再和徐晓娜联系,我们三个形同陌路。兵荒马乱的高三接踵而至,我们谁也没空搭理谁。我从一个贴在地面上的学渣慢慢地爬上了墙,虽然不及文诗意,也考进了一个在外地的一本大学。回忆过去,我对文诗意不无羡慕,羡慕他的沉稳与不动声色,羡慕他的专注与认真。至少,我现在也算是褪去了一半浮躁的心性。


       就在我忘记掉一切准备进入大学生活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邮件:


 


石磊:


       见字如面。


       经过时光过滤后留下的记忆都是美好的,你就是我的一部分美好之一。


       麻烦你先听我讲一个小故事。以前有一个男孩,刚上初中,在情窦初开的年纪,他喜欢上了班级里的一个像向日葵一样的小女生。幸运的是,有一天,这朵向日葵开到了他的身边,做了他的同桌。小男孩心里很高兴,就像一个平静的湖面被投进了一颗小石子,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小男孩很羞怯,不会表达自己的喜欢,再好笑的笑话到了他的嘴里也全然好笑不起来。他只会帮女孩子交交作业,抄个笔记,不知不觉女孩子就被老师调走了,男孩子一直缄默着毕了业。


       原本以为他们会各奔东西,结果,男孩发现女孩就在隔壁班。有时候走廊上碰到,女孩子会对他微笑,算是打招呼,男孩用力得扯扯嘴角,心跳还是会加速。男孩有一个话唠同桌,如果也要把他比喻成一棵植物的话,那就是狗尾巴草好了,接地气,生气勃勃,风一吹就得瑟。


      有一天,狗尾巴草告诉男孩,他喜欢上了那朵向日葵,男孩发现自己无言以对。他心里很难过,但是又找不出理由去反驳。毕竟,胆小懦弱的他什么也没有做过不是吗,几年来,他离那朵向日葵都这么远。男孩沮丧了一天,还是答应了帮那株狗尾巴草写情书。其实那首诗,就是他心里想要表达的情感,却借了他人之手。


       后来每周都可以见到那株向日葵,男孩心里有着寂静的欢喜,却不能与人分享。他觉得也许狗尾巴草和向日葵也许真的能在一起,幸福就是他们的了。可是有一天,狗尾巴草生气地告诉男孩,那朵向日葵喜欢上了他,男孩又惊又喜,可是冷静之后,他又选择了逃避。他无法面对他们两个人。


       故事讲完了。你曾经好奇,为什么我那么愿意跟你混在一起,其实我想说,你身上有我愿意成为的自己。我喜欢你的活力,喜欢你放手去做的义无反顾。不管爱恨,都那么鲜明,不像我一直活在自己的灰色地带。时间久了,我也在一点一滴地被你感染着。即使后来,你坐在讲台边上,我看着你日渐用功读书的背影,也能体会到属于你的倔强与骄傲,那都是我所缺少的。


       不管你接不接受,你还是我的朋友。我想我也应该迈出那一步,重新找回我的向日葵。


                                                                                                                                                                                  文诗意



评论

热度(1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