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其所是

70后,福州
依旧 相信

北周最精美的观音塑像!

参廖:

北周最精美的观音塑像! - 参廖 - 参廖


 


北周最精美的观音塑像! - 参廖 - 参廖


 


北周最精美的观音塑像! - 参廖 - 参廖


 


北周最精美的观音塑像! - 参廖 - 参廖


 


 


北周最精美的观音塑像! - 参廖 - 参廖


  “北周遗物,……最精者莫如现藏波士顿及明尼阿波利斯二躯,……其中尤以波士顿为精,菩萨为观音,立莲花上,四狮子蹲座四隅拱卫。菩萨执莲蓬,右手下垂,持物已毁。衣褶流畅,全身环珮极多。肩上袈裟,自两旁下垂,飘及于地。宝冠亦以珠环作饰,顶有小佛像。企立姿态颇自然,首微向前伸,腰微侧转。秀媚之中,隐有刚强之表示,由艺术之眼光视之,远在齐像之上矣。”


  ——梁思成


 

TIE:

林洙,梁思成遗孀。

林洙  程应铨
林洙1928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抗日战争时期曾在昆明天祥中学读书,是程应铨哥哥程应缪的学生。程应铨经程应缪介绍认识林洙一家。
林洙的父亲也是学建筑的,他对一表人才,天资出众的程应铨赞赏有加,遂以女相许。竭力撮合二人。
1948年,程应铨经同班同学吴良镛应梁氏夫妇之请,去清华大学建筑系任教,当时完成高中学业的林洙随男友前往,到北京之后,林洙想进清华的先修班。但因为时逢解放前夕,当年先修班没有办。她持父亲的介绍信去找福州同乡林徽因并希望得到帮助。因为她的英文较差,林徽因决定每周二,五下午亲自辅导她的英语。因为当时林徽因的肺结核已经到了晚期,授课只能时断时续。
解放后不久,林洙接父亲的来信催促,准备与程应铨完婚,并得到林徽因个人私下的资助。林程二人结婚时,主婚人正是梁思成。婚后,因为程应铨的缘故,即便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林洙还是进入清华大学建筑系(当时称营建系)任系秘书。
梁思成、林徵因都很赏识程应铨。程在城市规划与建筑思想上很有艺术眼光。许多年里,程是他们的得力助手。程应铨教书也很受学生欢迎。还翻译过一些高水平的建筑学著作,填补了国内建筑艺术方面的某些空白。
1955年4月,林徽因去世。
1956年6月,程应铨作为中国建筑师代表,随代表团访问了波兰等国,副团长是梁思成。
1957年鸣放,在系里的一次小组会上,他激昂慷慨为华揽洪、陈占祥被调出北京建筑设计院而抱不平,因而获罪划右。受此影响,林洙从系秘书的位置上被调到资料室做管理员。
1958年,林洙与程应铨离婚,并禁止两个孩子再与他们的父亲来往。
程应铨则说:“她不许孩子来找我,三年困难时期,小老虎吃不饱,我就把馒头切成片,放在暖气片上,孩子放了学就偷偷上我的宿舍拿馒头片吃,如果让她知道了,孩子就会挨打……”
偶尔,程应铨也会失神,将友人之女喊成“小妹”,那是他女儿的乳名。
据程应铨对自己的侄女讲,林洙跟他离婚时说,他只有两件事是让林洙感觉好的,一是1956年作为中国建筑家代表团的成员出访波兰等东欧国家,那时林洙作为年轻的建筑家的妻子觉得很风光;还有一件就是译了一本很好的书,得了不少稿费。林洙还说,如果他能在两年之内解决问题,摘掉“右派”的帽子,那么他们还有复婚的可能。
1962年,林洙与梁思成结婚。梁思成的弟妹们联名给他写了一封抗议信,梁思成与林徽因多年的好友张奚若曾对梁声称若执意与林洙结婚便与梁绝交,并果然从此不与梁来往。林洙嫁梁思成前,系里找程应铨谈话,问两人有无复婚可能,他刀截般分明:“不能。”他说:“我又不是太监,召之即来,挥之即去。”林洙和程的一对儿女也随了林姓。
据林洙接受采访时所述,1955年林徽因逝世之后,林洙一直陪伴着梁思成,“我们的感情也是在那段时间急剧升温的。”以及“林先生去世时,梁公也因肺结核病在同仁医院住院,后来听说他出院了,住在谐趣园养病。于是我带着"请罪"的心情去谐趣园探望他。一路上我盘算着怎样问候他,并解释一下没能去探视林徽因的原因。自然什么原因也不能自圆其说,反正不管怎么说,我无论如何也得去看望他了。没想到一见了他,我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泪不住地往外滚,一下便伏在他肩上哭了起来,反过来倒是梁先生来安慰我,他轻轻地抚着我说:……“当时的梁思成刚刚丧偶,而林洙却并未离婚,甚至1955年她和程应铨的第二个孩子才出生。
然而在接受另一次采访时,林洙却表示在林徽因逝世七年之后,即1962年她利用业余时间主动为梁思成整理资料。通过这种方式,两人开始频繁接触并产生了感情。
1968年12月13日,程应铨换上访问莫斯科时所穿的崭新西装,跳入他无数次如鱼般游弋的游泳池,将自己和水一道冰封……